<sub id="vbhzf"><listing id="vbhzf"><menuitem id="vbhzf"></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vbhzf"></address>

            <form id="vbhzf"></form>

                姑蘇雅集:書法之城/薛亦然
                2021-04-26
                來源:      瀏覽次數:82693     

                timg.jpg

                劉:薛老師,今天我們談論什么?

                薛:說說寫字吧,都說蘇州是園林之城,其實蘇州更是書法之城。

                劉:好啊,我也喜歡讀讀帖寫寫字的。蘇州的書法氛圍最是濃郁,你看大街小巷的那些店招,很多都是出于書法名家之手,費新我、瓦翁、沙曼翁、宋季丁、華人德、譚以文……這些書法家都是蘇州人耳熟能詳的,不看署名都能認出來。有心人平時出來打醬油走一圈,就會像看了一次書法展。

                薛:每個人都有他特有的氣質,城市也是。在蘇州,這個氣質就表現為書卷氣。

                劉:嗯,蘇州人的書卷氣是從小就開始熏陶的。你看,一到周末,蘇州的小孩子不往學校跑了,只往少年宮、文化館、藝術培訓班、還有更多的藝術老師家跑。這些孩子幾乎什么都學:鋼琴、小提琴、長笛、二胡、吉他、國畫、油畫、書法、芭蕾、唱歌,但最多的還是學書法。

                薛:成年人中一直練書法的也很多,老年大學書法班的門檻也高,太多的人要擠進去。你看每逢書法展總會有許多人進去觀摩,要知道,這些不聲不響看展的人,哪個家里沒有一堆翻爛了的字帖?

                劉:所以,蘇州就成了中國書法家協會命名的第一座書法之城,這真是名副其實,實至名歸。

                薛:是啊,我記得命名儀式是在三元坊文廟舉行的,這也很有象征意義。我還記得,瓦翁老先生也出席了這個隆重的儀式,老人很高興,滿面紅光,那年他99歲。老人也是這一年走的,這位年逾古稀時登上中國四屆書展金獎首名的老書法家,在蘇州的書法界、文藝界深受愛戴,有口皆碑,是對蘇州書法有特殊貢獻的人。

                劉:我們都知道,您與瓦翁是忘年交啊。

                薛:是啊,他就住在文聯對面的倉米巷里,到文聯來很方便,他一來,文聯樓上樓下就會笑聲一片,所有的人都喜歡他。大家都以得到他的墨寶為榮,特別是碰上生日酒、婚禮酒這些事,不少人就會通過我向瓦翁求字。老人從不推卻,笑瞇瞇地一邊讓我鋪紙,一邊說,酒,你去吃,字,我來寫。

                劉:真好!您和瓦翁之間肯定有不少有趣的故事,因為瓦翁是個特別有趣的人。

                薛:是的,我平時沒事就想著往瓦翁家跑,聽他說說舊事,聊聊藝術。我叫他衛老,他平時叫我“小薛”,高興起來就開玩笑叫我“薛老”。老人的人生態度非常瀟灑,最后幾年一直想著把自己收藏的古物安置到適合的地方,說“由我聚之,由我散之”,比如把珍藏的明代印譜贈給市圖書館,把與吳江有關文物贈給吳江博物館。有一天他打電話要我去一趟,鄭重地送我兩張明紙,是明代宰相王鏊刊印《王鏊集》剩下的。

                劉:那是很珍貴的紙啊,好幾百年了,對您來說,這是一份珍貴的念想啊,仔細想來,意味深長。

                薛:嗯,他還讓我挑了一疊書,我記得其中有一冊我很喜歡的李叔同的字帖,瓦翁題寫的書名,后來荊歌看到了,他更喜歡,就給了他——因為他喜歡寫字,也寫得好,在他那兒更合適。

                劉:我覺得這也是一次很別致的傳承啊。傳承并不僅僅在磕頭拜師之間,對一個城市來說,文化的傳承是潛移默化、無處不在的。

                薛:劉月你說得很對。在蘇州,書法傳統的傳承真的是一種龐大的集體無意識了。他不僅是藝術,是文化,還是一種做人的修練。所有這些積聚到一起,就成為一座城市所散發出來的書卷氣了。

                劉:所以,蘇州歷史上出了好多光耀史書的書法大家,比如老百姓都知道的唐伯虎、文徵明、祝枝山、王寵等等,水墨淋漓是江南啊。

                薛:歷史上的蘇州曾經有過“天下法書歸吾吳”的盛況,從晉代的陸機,到唐代的陸柬之、張旭,再到明代“吳門書派”,書法的精魂一脈相承。一代代吳中文人書家總是將胸中丘壑轉化為筆底波瀾,寫盡了社會、歷史、人生的層巒疊嶂,也將蘇州和自己寫進了民族的文化藝術史。

                劉:而“中國書法名城”的稱號,是蘇州獲得的又一重文化身份?!爸袊鴷恰边@樣的頭銜,既是對于璀璨過往的一種回顧與總結,也昭示著繼往開來,吳門書道將在新時代煥發出勃勃生機,吳門書法家將揮毫潑墨,寫下一段新的時代華章。

                薛:蘇州的書法活動十分豐富,其中有兩大活動我的印象尤其深刻,一是得意之作展,一是書法史講壇。

                劉:這兩大活動聽上去就很有意思啊。

                薛:得意之作展,就是經提名后由書家自行發揮,充分尊重個人的探索與追求,評委只是起必要的把關作用,而不像有些大型展覽的投稿作品由評委幾秒鐘決定命運,對作者不負責,對觀眾也顯得不夠尊重。

                劉:在我看來,得意之作必須有創作者的心路歷程蘊涵其間,從書法經典的模仿、傳承和感悟中來,從知識積淀、文化涵養以及學術思考中來;它是深思熟慮后的一觸即發,是反復實踐中的靈感閃現!

                薛: 得意之作展其實就是倡導對書家主體精神的高揚,倡導展覽獨立品格的塑造,倡導創作與學術的融會貫通,這些正是當下書法發展多元化的生動景象,對于提升書法活動的學術品位,堅定當代書法人的文化自信具有現實意義。

                劉:不過,您說的書法史講壇我只是聽說過,還不太了解。

                薛:這個活動全稱叫“中國蘇州書法史講壇,每屆講壇都邀請五位國內外著名的書法史研究專家,針對國內高校書法專業在讀碩士、博士研究生以及旁聽學員,開設五場高水平的學術講座。講座之后,還有半天的時間供專家和學子們面對面的交流,釋疑解惑。這個講壇的目的,就是為了倡導良好的學術風氣,彌補當今書壇的某些不足,為書法研究培養后備人才。

                劉:哦,蘇州舉辦這樣高大上的活動,也是展示了蘇州書法名城的文化胸懷呀。不過,面對博大精深的書法文化,對我這樣普通的書法愛好者,顯然還是有不少距離的。

                薛:劉月,這一點也不影響你對書法的愛好啊。書法就像圍棋一樣,不同水平的人都可以從中獲得樂趣。生活中有了書法,也許你就會對世事的繁雜、人情的紛擾看淡幾分,書法是一種藝術追求,還是一份精神生活。

                劉:對的對的,面對心愛的法帖和潔白的宣紙,燃一味熏香,伴一首古曲,一切似清風拂柳般輕柔,這樸素的精神流于心間,也是一種淡淡的愜意啊。


                 Copyright@ 2013- 2020 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 ICP備11028266號

                ar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18a,又粗又硬又大又爽免费观看

                    <sub id="vbhzf"><listing id="vbhzf"><menuitem id="vbhzf"></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vbhzf"></address>

                          <form id="vbhzf"></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