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vbhzf"><listing id="vbhzf"><menuitem id="vbhzf"></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vbhzf"></address>

            <form id="vbhzf"></form>

                姑蘇雅集:蘇州,彈彈唱唱的風雅人家 / 薛亦然
                2022-05-19
                來源:      瀏覽次數:82940     

                src=http___img.pconline.com.cn_images_upload_upc_tx_photoblog_1411_26_c6_41348808_1417012753722_mthumb.jpg&refer=http___img.pconline.com.jpg


                蘇州,彈彈唱唱的風雅人家

                 

                文/薛亦然、劉月

                 

                劉:薛老師,您喜歡蘇州評彈嗎?

                薛:挺喜歡的,幾乎每天都聽,因為家里有人每天都聽,特別喜歡朱慧珍,她的開篇《宮怨》《思凡》和《玉蜻蜓》里的《庵堂認母》等等,都是我百聽不厭的。蔣月泉、江文蘭、張鑒庭、張鑒國、楊振言、楊振雄等等,我也很喜歡。你呢?

                 

                劉:我也喜歡上評彈了。前些時候我聽了蘇州民族管弦樂園的評彈專場,評彈演員有樂隊托著,覺得另有一種味道,蠻欣賞的??吹揭恍┐笮碗娨曂頃嫌刑K州評彈上場,盛小云啊,張建珍啊,唱得典雅而大氣,場面也很華麗,特別來勁。

                薛:這就是兩代人不同的欣賞習慣了,也說明了蘇州評彈跟隨時代一起前進的強大生命力。

                 

                劉:是啊,我想,只要是生活在蘇州,或早或遲,總是會喜歡上蘇州的,就像蘇州園林,你怎么能不喜歡呢?園林與評彈,這兩樣東西都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薛:嗯,你說得很好,園林與評彈,是蘇州優秀傳統文化的兩大典型代表,一個物質文明,一個是精神文明,不了解她們,就不能真正理解蘇州、理解江南。在我看來,你走在蘇州小巷里,如果沒有蘇州評彈在那粉墻黛瓦之間若隱若現地繚繞著,那就不是最地道的蘇州小巷。

                 

                劉:所以陸文夫說:我也曾到過許多地方,可是夢中的天地卻往往是蘇州的小巷。茶館店夜間成了書場,琵琶叮咚,吳語軟儂,蘇州評彈尖脆悠揚,賣茶葉蛋的叫喊愴然悲涼。我沒有想到,一條曲折的小巷竟然變化無窮……”陸文夫眼里的蘇州,是以蘇州評彈作為開場音樂的。

                薛:評彈,是蘇州人開門第八件事。對于老蘇州來說,可以十天半個月不去園林喝茶,但是不可以有一天不聽評彈。所以蘇州的大街小巷中有那么多風格不一形式多樣的書場。

                 

                劉:最有名的要數中張家巷的中國蘇州評彈博物館,這座原為清末民初的沈宅,建成為一個融保護、收藏、展現、傳承、研究、發展于一體的專業化的藝術專題博物館。另外光是我能一下子想起來的,就有光裕書廳,平江路洪登記,品味山塘書苑,網師園夜花園集虛齋,楓橋書場,斜塘老街施斌茶館,大樹巷底翰爾園。還有政府投資的一百多家社區公益書場,蘇州人真是好福氣,聽書場所如此眾多,如此貼心。

                薛:不僅蘇州人高興,外地游客也開心的。來蘇州玩不聽一聽蘇州評彈就是白來蘇州了。我聽在山塘街上開書場的馬志偉告訴我,去年電視劇《都挺好》走紅大江南北的時候,蘇州城里城外的十多家書場都火了一把,有一家書場平時營業額每月只有五六萬,播放《都挺好》期間高達30多萬。

                 

                劉:是的,那部劇我也是一集不拉。劇中唱的那段許仙與白娘子的對唱《賞中秋》我也會唱了,“七里山塘景物新,秋高氣爽盡無塵……”聽說就是請馬志偉和張建珍夫婦唱的?

                薛:是他倆唱的,一共唱了五六段呢,劇中心旌蕩漾的蘇大強和心懷鬼胎的保姆小蔡一起看電視,電視里就是他倆唱的《賞中秋》,還有一段劇中人斗嘴,配的音樂是評彈《戰長沙》,唱段里關云長和老黃忠刀來刀往,劇中人唇槍舌劍,讓人會心一笑。包括片頭音樂都是馬志偉和張建珍唱的。

                 

                劉:張建珍也是我喜歡的一位評彈藝術家,前些時候她榮獲中國曲藝最高獎牡丹獎,真為她高興!

                薛:蘇州評彈老樹發新枝,拿牡丹獎的真不少。僅去年的第十一屆中國曲藝牡丹獎評比,蘇州就有邢晏春獲終身成就獎,張建珍獲表演獎,蘇州評彈團的中篇《軍嫂》獲文學獎。我想起老一輩藝術家尊敬的“老首長”所說的那句有名的話:出人出書走正路。蘇州評彈一直走在正路上。

                 

                劉:您說的這位“老首長”是誰?

                薛:陳云啊,老一輩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蘇州評彈能發展到今天的局面,與陳云的關心支持是分不開的,所以,老一輩的評彈藝術家都尊稱陳云為“老首長”。

                 

                劉:嗯,我曾經在好幾位老藝術家的回憶文章里都提到陳云。特別是周良的回憶文章我印象深刻。

                薛:周良是蘇州評彈的老領導了,最早的牡丹獎終身成就獎獲得者。蘇州評彈界有三位領導貢獻突出,一位就是周良,蘇州市文聯的老主席,另外兩位是曾經擔任上海市文聯副主席的吳宗錫和浙江省文化廳廳長的施振楣,這三位領導分別掌管江、浙、滬的蘇州評彈,讓這朵江南的曲藝之花開放得更加艷麗好看。

                 

                劉:薛老師對蘇州評彈的發展挺熟悉啊,您是什么時候接觸到蘇州評彈的?

                薛:有三十多年了吧。1985年我到文聯,就看到對門辦公室里的周良總是在摘卡片,為他的評彈研究做功課。那時文聯里還掛著一塊評彈研究室的牌子,研究室有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小孫,經常一起在文聯里的桂花廳打乒乓,后來小孫成了蘇州評彈團團長、蘇州評彈學校校長孫惕,再后來他的女兒伊婷讀碩到文聯實習,訪問了好多評彈名家,寫了不少文章。仔細想來,還挺有意思。

                 

                劉:這也是一段有趣的歷史啊。

                薛:我還記得當年收到老首長給兩位評彈演員寫的條幅,是寫給魏含玉和侯小莉雙檔的,其中一幅寫的是“雛鳳清于老鳳聲”,那天文聯里歡天喜地,趕忙拍了照片刊發在《蘇州文藝報》上,當時我在編這份報紙。我還為報紙采寫過邢晏芝,她剛從常州調回蘇州?,F在她們兄妹也退休了。

                 

                劉:現在是盛小云、張建珍這一輩為蘇州評彈增光添彩的時代了,老話說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

                薛:其實蘇州評彈的繁榮興旺久盛不衰除了好演員和好作品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好聽眾。有一位老書謎說得好:誰說評彈聽不懂,只恨評彈接觸晚;誰說評彈不精彩,我說評彈很有味;誰說評彈專屬白頭翁,我說評彈迷你伴終身。

                 

                劉:現在的文化消費形式豐富多樣,但是我覺得,誰要是認真聽過蘇州評彈,真正喜歡蘇州文化,那么,他就會與蘇州評彈結緣,甚至終身不離不棄。

                薛:對,這背后隱藏著一種人生理念的變化,我們現在經常提到“慢生活”,說葆有這種生活態度,才能真正品嘗到人生的況味,蘇州評彈正是為這種“慢生活”提供了最合適的背景音樂。

                 

                劉:我甚至覺得蘇州評彈就是蘇州人生活的藝術象征,細膩,雅致,在千回百轉品味人生,于是他們的生活才總是那么有情有趣。

                薛:是啊,一位蘇州詩人寫得非常貼切:蘇州,彈彈唱唱的風雅人家。

                 

                劉:薛老師,您喜歡蘇州評彈嗎?

                薛:挺喜歡的,幾乎每天都聽,因為家里有人每天都聽,特別喜歡朱慧珍,她的開篇《宮怨》《思凡》和《玉蜻蜓》里的《庵堂認母》等等,都是我百聽不厭的。蔣月泉、江文蘭、張鑒庭、張鑒國、楊振言、楊振雄等等,我也很喜歡。你呢?

                 

                劉:我也喜歡上評彈了。前些時候我聽了蘇州民族管弦樂園的評彈專場,評彈演員有樂隊托著,覺得另有一種味道,蠻欣賞的??吹揭恍┐笮碗娨曂頃嫌刑K州評彈上場,盛小云啊,張建珍啊,唱得典雅而大氣,場面也很華麗,特別來勁。

                薛:這就是兩代人不同的欣賞習慣了,也說明了蘇州評彈跟隨時代一起前進的強大生命力。

                 

                劉:是啊,我想,只要是生活在蘇州,或早或遲,總是會喜歡上蘇州的,就像蘇州園林,你怎么能不喜歡呢?園林與評彈,這兩樣東西都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薛:嗯,你說得很好,園林與評彈,是蘇州優秀傳統文化的兩大典型代表,一個物質文明,一個是精神文明,不了解她們,就不能真正理解蘇州、理解江南。在我看來,你走在蘇州小巷里,如果沒有蘇州評彈在那粉墻黛瓦之間若隱若現地繚繞著,那就不是最地道的蘇州小巷。

                 

                劉:所以陸文夫說:我也曾到過許多地方,可是夢中的天地卻往往是蘇州的小巷。茶館店夜間成了書場,琵琶叮咚,吳語軟儂,蘇州評彈尖脆悠揚,賣茶葉蛋的叫喊愴然悲涼。我沒有想到,一條曲折的小巷竟然變化無窮……”陸文夫眼里的蘇州,是以蘇州評彈作為開場音樂的。

                薛:評彈,是蘇州人開門第八件事。對于老蘇州來說,可以十天半個月不去園林喝茶,但是不可以有一天不聽評彈。所以蘇州的大街小巷中有那么多風格不一形式多樣的書場。

                 

                劉:最有名的要數中張家巷的中國蘇州評彈博物館,這座原為清末民初的沈宅,建成為一個融保護、收藏、展現、傳承、研究、發展于一體的專業化的藝術專題博物館。另外光是我能一下子想起來的,就有光裕書廳,平江路洪登記,品味山塘書苑,網師園夜花園集虛齋,楓橋書場,斜塘老街施斌茶館,大樹巷底翰爾園。還有政府投資的一百多家社區公益書場,蘇州人真是好福氣,聽書場所如此眾多,如此貼心。

                薛:不僅蘇州人高興,外地游客也開心的。來蘇州玩不聽一聽蘇州評彈就是白來蘇州了。我聽在山塘街上開書場的馬志偉告訴我,去年電視劇《都挺好》走紅大江南北的時候,蘇州城里城外的十多家書場都火了一把,有一家書場平時營業額每月只有五六萬,播放《都挺好》期間高達30多萬。

                 

                劉:是的,那部劇我也是一集不拉。劇中唱的那段許仙與白娘子的對唱《賞中秋》我也會唱了,“七里山塘景物新,秋高氣爽盡無塵……”聽說就是請馬志偉和張建珍夫婦唱的?

                薛:是他倆唱的,一共唱了五六段呢,劇中心旌蕩漾的蘇大強和心懷鬼胎的保姆小蔡一起看電視,電視里就是他倆唱的《賞中秋》,還有一段劇中人斗嘴,配的音樂是評彈《戰長沙》,唱段里關云長和老黃忠刀來刀往,劇中人唇槍舌劍,讓人會心一笑。包括片頭音樂都是馬志偉和張建珍唱的。

                 

                劉:張建珍也是我喜歡的一位評彈藝術家,前些時候她榮獲中國曲藝最高獎牡丹獎,真為她高興!

                薛:蘇州評彈老樹發新枝,拿牡丹獎的真不少。僅去年的第十一屆中國曲藝牡丹獎評比,蘇州就有邢晏春獲終身成就獎,張建珍獲表演獎,蘇州評彈團的中篇《軍嫂》獲文學獎。我想起老一輩藝術家尊敬的“老首長”所說的那句有名的話:出人出書走正路。蘇州評彈一直走在正路上。

                 

                劉:您說的這位“老首長”是誰?

                薛:陳云啊,老一輩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蘇州評彈能發展到今天的局面,與陳云的關心支持是分不開的,所以,老一輩的評彈藝術家都尊稱陳云為“老首長”。

                 

                劉:嗯,我曾經在好幾位老藝術家的回憶文章里都提到陳云。特別是周良的回憶文章我印象深刻。

                薛:周良是蘇州評彈的老領導了,最早的牡丹獎終身成就獎獲得者。蘇州評彈界有三位領導貢獻突出,一位就是周良,蘇州市文聯的老主席,另外兩位是曾經擔任上海市文聯副主席的吳宗錫和浙江省文化廳廳長的施振楣,這三位領導分別掌管江、浙、滬的蘇州評彈,讓這朵江南的曲藝之花開放得更加艷麗好看。

                 

                劉:薛老師對蘇州評彈的發展挺熟悉啊,您是什么時候接觸到蘇州評彈的?

                薛:有三十多年了吧。1985年我到文聯,就看到對門辦公室里的周良總是在摘卡片,為他的評彈研究做功課。那時文聯里還掛著一塊評彈研究室的牌子,研究室有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小孫,經常一起在文聯里的桂花廳打乒乓,后來小孫成了蘇州評彈團團長、蘇州評彈學校校長孫惕,再后來他的女兒伊婷讀碩到文聯實習,訪問了好多評彈名家,寫了不少文章。仔細想來,還挺有意思。

                 

                劉:這也是一段有趣的歷史啊。

                薛:我還記得當年收到老首長給兩位評彈演員寫的條幅,是寫給魏含玉和侯小莉雙檔的,其中一幅寫的是“雛鳳清于老鳳聲”,那天文聯里歡天喜地,趕忙拍了照片刊發在《蘇州文藝報》上,當時我在編這份報紙。我還為報紙采寫過邢晏芝,她剛從常州調回蘇州?,F在她們兄妹也退休了。

                 

                劉:現在是盛小云、張建珍這一輩為蘇州評彈增光添彩的時代了,老話說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

                薛:其實蘇州評彈的繁榮興旺久盛不衰除了好演員和好作品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好聽眾。有一位老書謎說得好:誰說評彈聽不懂,只恨評彈接觸晚;誰說評彈不精彩,我說評彈很有味;誰說評彈專屬白頭翁,我說評彈迷你伴終身。

                 

                劉:現在的文化消費形式豐富多樣,但是我覺得,誰要是認真聽過蘇州評彈,真正喜歡蘇州文化,那么,他就會與蘇州評彈結緣,甚至終身不離不棄。

                薛:對,這背后隱藏著一種人生理念的變化,我們現在經常提到“慢生活”,說葆有這種生活態度,才能真正品嘗到人生的況味,蘇州評彈正是為這種“慢生活”提供了最合適的背景音樂。

                 

                劉:我甚至覺得蘇州評彈就是蘇州人生活的藝術象征,細膩,雅致,在千回百轉品味人生,于是他們的生活才總是那么有情有趣。

                薛:是啊,一位蘇州詩人寫得非常貼切:蘇州,彈彈唱唱的風雅人家。

                 Copyright@ 2013- 2020 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 ICP備11028266號

                ar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18a,又粗又硬又大又爽免费观看

                    <sub id="vbhzf"><listing id="vbhzf"><menuitem id="vbhzf"></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vbhzf"></address>

                          <form id="vbhzf"></form>